MrsRogers

这个人很懒,什么都没有留下~

缺席 (手贱抽风的一篇小短文,看官们小心辣眼睛! 嗯,lofter刚用不久,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和贴吧一样有什么格式要求啊!要是有什么不对的,各位大大们海涵!)(最后:如有雷同,那你也挺倒霉的)😂😂😂😂😂😂🙈🙈🙈🙈🙈🙈 "有幸借你灿烂 于夏夜收拢清风 来延续你身后三分春意浓" 初冬了,L城的冬,总是冷得早些 。退役后,我决定到我一直向往的E国完成我的学业。没和队里的人说,偷偷地交了退役申请。大概我是知道的,我只不过是个自欺者。我的颈椎实在严重,我到底是不能撑到2020年了。我不过是不甘心 ,他能取得那样的成就,我怎得不行?究竟是和自己过不去吧。思及此,我不由得嘲笑起自己来。自苏州后 ,似乎就被那人一句话压得如世界末日临头了呢。讲真的,他这话实在是怨不得的。 我的室友A小姐是个很开朗活泼的人,一头金色的卷发,像暖暖的初阳,那样的明媚温暖。这很能使我想起我的“前任”室友,大宝贝小姐。A小姐总爱带着我参加各种活动,这才使我我恍然惊悟,我在E国还有不少的迷弟迷妹。这个认知让我洋洋得意了好几天,不止你才有迷弟迷妹!后来又觉得自己太傻太幼稚,那个谁远在重重叠叠的山汩汩不息的江河后。也许他新交了个女朋友,168、大长腿,温温柔柔娴娴静静的,然后和她平平静静地过着日子,又或许他还是单着呢,除了我哪个姑娘受得了他那个暴脾气啊 ?A小姐蓦地出声道:“Sunny,你的眼睛怎么红了啊?是不是不舒服啊?”我恍然回过神来,我和A小姐以及一些校友在外野餐啊。“没事,就是沙子迷了眼睛。”我朝A小姐挤出了个笑容。没事,我只是该死的又想他了。
我来到E国的第一年,彻底隔绝了和他人的联系,我只是偶尔和父母通个电话。我大概在害怕。我有什么好怕?我思绪乱得很,所幸这个美丽的城市常常能让人将三千烦恼忘置脑后。我有时能对着窗外的绿色湖泊坐一下午。第二年,我开始和大宝贝和龙队他们联系了。大宝贝骂我没心没肺,随后又问我过的好不好。其实好不好都是那个样子,忘不掉他,只能独自舔舐伤口。每每到了寂静的夜晚,我就开始羡慕那些一沾枕头就能睡着的人。L城的星星少的可怜,只有一两颗烁烁地挂于天空,呼吸一下,心就跟着抽痛一下。我开始害怕夜晚了。张先生,你真的很讨厌,我明明离了你几万里,你怎么还心安理得地住在我心里。看似安稳的生活,还有那暗自滋长的伤疤,腐蚀得益发得深。所有的平静,不过为了突然的爆发而静静蛰伏。 后来,学校的乒乓球社团需要新的教练,我便被A小姐半拉半就,稀里糊涂得推上了这个位置。我这些年都在尽力躲避着乒乓球,它总能让我想起那个我不该再挂念的人。它不过给了我一个发泄的契机。重握球拍,总是免不了想起那个傍晚,血红的夕阳下,那个少年接过少女手里的球拍,用毛巾给少女擦汗,然后再把一瓶温度正好的水递给少女,少女脸上一抹绯红,殊不知是不是余晖打在脸上了。后来,也是个傍晚,血红的夕阳下,少女一脸平静,我们分手吧,对我们都好。 好。对面的少年也是一脸平静。可他们的手,都在瑟瑟的发抖啊。“啪!”我把球拍狠狠地掷在桌上,颓然得坐在地上,失声痛哭。我顾及不了了!我好像见他!这些年我过得一点都不好,因为我没了你!眼泪滴滴答答地落在我的大腿上。所幸社团的时间没到,球馆里只我一人。泪眼迷蒙间,我恍然瞥见了一双荧光色的小蓝鞋,他也有一双啊。我哭得更起劲儿了。谁想小蓝鞋蹭蹭蹭的就朝我跟前跑来了,一双温暖有力的手把我抱起来,“雯儿,对不起,我缺席了三年。”---------end

评论(2)

热度(1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