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rsRogers

这个人很懒,什么都没有留下~

礼物


“老张啊,小爱要结婚了,托我给你送了张请柬”

  小爱?福原爱?那个爱哭鬼?要结婚了……

  我有些怔愣地出了神。楠姐在我眼前晃了晃手“怎么了老张?没休息好吗?”

  正了正神色,颇作了几分严肃说到“还得看时间呢,俏俏那天有家长会,我要……”

  “我还没说是哪天呢,老张”我婉拒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,楠姐颇有深意的看着我。

  唉呀,场面一度十分尴尬了。
我刚想开口缓和一下气氛,楠姐先我一步说到“请柬我带到了,去不去是你的事了。倒是你结婚,小爱也是没来的,只托我带了东西给你,你不去也没什么”

  楠姐将请柬搁在了桌子上,就要回家去准备晚饭了。

  我有些窘迫地送走了楠姐。坐回了沙发上,望着请柬出了神。

  我同她相识的算早,印象里是个爱哭鼻子的可爱小姑娘,赢了也哭,输了也哭,一天到晚就像是个小白兔,眼睛总是红红的。

  我结婚时,她正在集训,只请楠姐为我带了一条手链。

  说是手链,其实是红豆一粒一粒串起来的,内里还刻了些祝我新婚快乐一类的话语。不是贵重的礼物,却比那些金银珠宝更得我心意。我总觉得它脆弱得紧,不是很常带。

  思及此,心念动,辄手便将它翻了出来,麻利地套在了手腕上。

  俏俏见了我的手链,便要同我念一首诗。她摇头晃脑地像个小诗人“红豆生南国,春来发几枝。愿君多采撷,此物最相思。”

  此物最相思……思念……红豆,又叫相思子是吧。

  就像辽远的记忆被封印后,又突然的解封,那些话语排山倒海般向我袭来。“宁姐,我会想你的,你也要想我啊”颇有几分少女般的撒娇,娇俏的面容,水波盈盈的双眸。小爱……

  我记得她初见我时,带了崇拜与畏惧的双眼。打球时,红红的小脸,额头上泛起的细密汗珠,粉嫩的小嘴微微嘟起……她偶尔赢球时的窃喜,输球时又懊恼地轻跺脚,嘟嘟囔囔着“宁姐太凶了,一点都不让我……”

  这些记忆于我而言有些遥远。我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忘了看见她时内心的悸动,那份永远不能说出口的感情。

  我和她,是最熟悉的陌生人。

  我和她,只能是陌生人。

  她是我的罂粟,再也戒不掉的毒。

  我没去爱的婚礼。只让楠姐帮我带了礼物。

  我取了一颗手链上的相思子,嵌进了四面通透的琉璃里,串起来,做成项链。

  爱啊,我也曾听过一句情诗“玲珑骰子安红豆,入骨相思知不知”

  我们,相思,足矣

评论(2)

热度(31)